听,那朗朗读书声!——国学经典诵读教学方法讲解及读诵示范

诵读经典是件快乐的事!

每天早晨,迎着初升的朝阳和小鸟儿清脆的歌唱,小朋友们开始读书啦!国学经典是古人智慧的结晶,是文化的传承,小朋友们每天诵读经典,不仅有益于身心健康,更能种下智慧的种子,一生受益无穷。

诵读经典的科学方法

诵读经典是有科学方法的,老师和家长们在教授的时候可以把握以下要点。

1. 简易而持久

孔子在《易经系辞》中讲过:易则易知,简则易从;易知则有亲,易从则有功;有亲则可久,有功则可大。

南怀瑾先生也说过:每天十分钟,或每个礼拜只花两次半个钟头时间来背书,等于一个礼拜花一个钟头,就像唱歌嘛!这不会增加功课的压力。

所以诵读经典不能成为孩子们的负担,而要培养他们内心深处对国学经典的亲切感,轻松愉快,贵在坚持。

2. 认字

在进行经典诵读教学时,先带领学生以慢读的形式熟悉文章内容,包括段落、生字等。

要求:坐姿端正,特别强调以手指指字(起到识字的效果)。

3. 节奏感

孩子们的心灵天真活泼,有节奏感的诵读就如同歌唱一般,更能让他们接受和喜爱,并且记忆也更加持久。

在慢读一两遍以后学生已经对读诵内容很熟悉了,就可以进行有节奏的诵读了,为了增加趣味,在过程中我们可以配合一些可爱的小乐器,比如竹板等,也可以大家一起拍手打节拍等形式。

关于课堂教学形式

诵读的过程可以适当进行一些节奏转换,以调动学习气氛,如:

  1. 男生读一句,女生再接一句,交替进行;

  2. 老师读一句,学生接下一句;

  3. 男生诵读,女生打节拍;女生诵读男生打节拍等

老师可以根据个人教学经验进行探索发挥,调控好课堂节奏。

老师和家长们,让我们与孩子一起开启快乐诵读之旅吧!


南怀瑾先生谈儿童读经

1. 关于强记与背诵

现在的教育,假如是用脑筋强记,把脑筋都记坏了,这不是背诵。

像有些人,大学毕业了,再去背书,用的方法是强记,不是背诵。因为他已经成人,就是强记,背诵是小孩,念「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……」是什么内涵,并不知道的,就是会唱、会念、这个叫背诵。

2. 关于选读内容

现在儿童所读的偏向于唐诗、宋词等文学方面,我也表示过不大赞成,我说儿童读经也好,儿童智慧开发也好,都是为培养中华民族下一代的国民成为有智慧、有道德的人才。并不是要他们读了唐诗、宋词以后,会作诗作词而已。

所以我说老是背文学诗词干什么?诗词不是中国文化的主题,是附带的。我们自己编的儿童经典读本首先是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、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字文》,其他都推到后面,诗词更少。我们的目标是让儿童的中(中国文化)英(西方文化)算(心算)基础打好。

读诵的内容,包括中国传统文化儒家、道家很基本的一些书,甚至包括佛家一小部分也可以,不过在传统的教育上,是以儒家的书为基础。背书的内容,不仅是中国的基本文化要背,还要背其他各国的文化,如英文、法文、德文等等。过去,西方的教育方法,不管欧洲、美国也和中国一样都要背书。

3. 关于背诵的价值

中国传统教育几千年来至十九世纪末期、二十世纪的初期,读书素来是要背诵的,不只是儿童要背而已。

像我从小读书还是按老规矩背来的,所以你们讲我记忆力好,书记得那么多,没有什么巧妙,就是肯背。所以上课可以不带本子,大概就可以背出来了,平时脑子没有,但讲到某一点,一刺激就出来了,这就是背诵来的,看起来学问很好,这些实际上都是靠背诵。

4. 关于背诵方法

背书的方法,就是教人家肯读书、肯背书、肯唱歌,没有别的东西。就是教刚生下的孩子,从零岁起到十五、六岁之间,就读书、背书。一般的人们,太过年青现代化了,根本不知道过去传统的教育方法,是有多么的轻松愉快,使儿童们在歌唱舞蹈的气氛中,达到文化教育的水平。古人所说“弦歌不绝”,就是这种境界。

人类原始的教育方法,只有一个,就是背诵。尤其是读中国书,更要高声朗诵。

朗读多了,自然懂得言语与文字的音韵学。换句话,也懂得文字和语言之间拼音的学问。不管中文、外文,高声朗诵,慢慢悟进去,等长大了,音韵学懂了以后,将来的学问就广博了,假使学外文,不管英文、法文、德文,统统会悟到音韵的拼法,一学就会。

我们让孩子们背书、朗诵的方法,不须告诉理由。不管四书五经,或是古书,任何一段,像唱歌一样,很轻松愉快地背诵,不给他讲解,偶然稍稍带讲解一点。这样背下去以后,一辈子都有用,一辈子都忘不掉。

背诵是是脑子表层的作用。比如一个小孩子学普通流行的歌曲,随便一听就背来了,他不要用心的,就永远记得了,这就是背诵。

5. 关于选读的顺序

现在也发现了幼儿园的学生背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,过两星期就统统背完了,愈小愈快,可是叫幼儿园学生背《三字经》就慢了。小学高年级学生到初中学生,反而是背《三字经》《千字文》快,背《大学》就慢,这是什么道理呢?这跟音乐歌唱都有关系。

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这些文章是齐鲁的文化,有音韵,又深厚,很舒服,幼儿最容易接受,我们也发现并没有为他们解释内容,可是他懂了。那么为什么幼儿背《三字经》难,而高年级反而容易呢?那个已经变成像快书一样,对大人脑子来说是散乱的,又好玩,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”,不要用脑的,味道两样,这和音乐与脑的思想接受都有关系。

6. 关于背诵的科学性

至于背书的理论基础,这就牵涉到修养的科学,以现在来讲,牵涉到脑的科学。背书非专一、安定不能背起来。

小孩子背东西是不痛苦,是很快乐的。因为专一唱歌、专一背书,脑筋就更宁定,思想行为都会变的。这个就要讲到脑波的问题,譬如大家讲修养、修道、学佛打坐,打坐就是使脑神经专一思维,专一思维就宁定,使身体生理机能改变,健康起来。脑子变健康,那么思想行为也变健康了。

背诵的作用可增加一个人的智力,记忆力,思考能力,使头脑更细腻、更精详。现在人脑子完全是糊涂散乱。

我们这样提倡背诵,最大的问题,也有人提过:“老师!叫大家背诵了,会不会忘记啊?”我说百分之百会忘记,一定忘记,不忘记不算数。但是你说会完全忘记吗?不会忘记,你们背诵完了以后,忘记没有关系,这里头有个科学研究。

7. 关于自性功能的启用

譬如你们说,我的书看得那么多,记忆力那么好,我也常讲,因为我心里没有事,脑子心里清净,甚至小的时候看过哪本书上的好句子好的道理记下来,平常连影子都没有,是空的,碰到某一个环境,这句话,连当年在什么本子上、是什么样的纸、什么颜色的、第几行,像电视一样很清楚就呈献了,就是那么容易,你才了解人的生命自性的功能。这是背诵的道理。

背诵使人意志专一,训练脑,同时加强思想,一边尽管背诵,不要去思考,理性思考的作用自然会起来。这就是《大学》所讲的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”,这等于在做工夫,不但能使人思考的理性发展,同时增加记忆的能力,这中间有止定的工夫。

8. 关于背古书对现代教育的帮助

真正的背书,不是硬记喔,孩子们背诵古书,真的把古文背好,智慧开发以后,读现在学校的教科书,一看就懂了,这效益已经出来了。

我们看到现在的教育方法,每个孩子从小学到中学,书包越背越重,眼镜越戴越厚,晚上做功课到九、十点,天天考、年年考,考了高中,初中读的东西不要了,考了大学,前面的东西都不要了,这都是浪费。现在大家读书是为了考试硬记强记,考完就丢了,这个没有用。

真正的背诵是像唱歌一样,不用脑筋的背来了,比如一个小孩子学普通流行的歌曲,随便一听就背来了,他不要用心的,就永远记得了,这就是背诵。硬记的不算数。背诵了经典,你将来长大了,遇到做人做事时就有用,就出来,乃至出来一句两句就有用。

高声吟哦朗诵起来,把自己的感情放进去,可以与书中人物打成一片。如读《论语》,有时好像自己就是孔夫子了,在无形之中,又是一项德育的潜移默化。而在生理方面,又等于做了深呼吸,炼了气功。不像现代人读书低着着,默不做声的死啃,把知识向脑子里硬塞硬填,强迫脑子死记,这是多么痛苦!

9. 关于南先生的背书经验

当年我读四书五经,都是要背的。小朋友们要放学了,心里高兴,一边嘴里唱着一边你推我一下,我推你一把的。这样读书,心里会记住,一辈子忘不了。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默念一下,其中的道理就又琢磨了一回。

10. 关于繁体字

我们中国文化的财产太大了,古文不懂,繁体字不懂等于丢了钥匙,这个财库的门打不开了。如果用背诵的方法,把文字基础、文化基础打稳了以后,读这些教科书,并不要花几年时间,只要几个月,中学教科书就都会、都懂了。这样可以节省好多时间,节省好多办学经费。他们背熟了,中国字认多了,读学校的教科书认得更快了,自己也理解进去,不会增加压力,反而使他们更轻松愉快地打开脑中的思想,增加知识,一点都不妨碍。

11. 关于文化教育的重要

一个国家、社会的兴衰成败,重点在文化,在教育。

我常常感到,国家亡掉了不可怕,还可以复活,要是国家的文化亡掉了,就永远不会翻身了。—-南怀瑾先生对推广《儿童智慧开发–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导读》活动讲话

我们中国传统文化,最怕一辈子太享福,太顺利,太平安了。没有忧患意识,象吃了毒药一样,把自己毒死了。

12. 关于启发式教育

所谓这些“经典”的古书,它本身的文字,便是“文学”的“艺术”,一定可以朗朗上口,便是很有韵律的歌唱。无论古文和现代的白话文,这个道理都是一样的。

因此古人把最难记的“算术”,和其他“天文”、“地理”、“物理”等学识,都编成“歌诀”来唱,声声“朗诵”。那便是最高明的方法,使儿童不用绞尽脑汁去背记,自然而然地进入记忆,一生到老也不容易忘掉。而且犹如现在的电脑一样,意识一动,就在嘴上背诵出来了。只要有内行的好老师,懂得这种不是“注入”式的教育法,就可很自然地达到“启发式”的“注入”效果了。

13. 关于每天读多久

现在在大陆很多小学,每天十分钟,或每个礼拜只花两次半个钟头时间来背书,等于一个礼拜花一个钟头,就像唱歌嘛!这不会增加功课的压力。

节选自《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》《南怀瑾讲演录》、南怀瑾先生对推广《儿童智慧开发——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导读》活动讲话